快捷搜索:

一件只能凝聚人族气运的至宝而已最多也就发挥

 崆峒印出世,并没有出现那种大能争抢的现象,反而没有人动手,那些准圣大能倒是想动手,但是却惧怕老子与女娲的制裁,所以场面便静了下来,都眼睁睁的看着那崆峒印,没有人动手。
 
    都在等,老子是在等女娲,要是女娲伸手,那么这崆峒印非他莫属,但要是女娲不要这崆峒印,他便可以动手了,而洪荒之中的其他准圣大能,则是在等女娲与老子,只要这两个人不要,才能轮到他们,显然其他的圣人是不会出手了。
 
    毕竟他们都是圣人之尊,如果得了这崆峒印,那么要受制于人族,要是人族真的如同红云说的那样灭亡了,得到崆峒印的圣人也不会免灾,到那时不死不灭就成了笑话。
 
    红云倒是很轻松,对于崆峒印不管不问,只要老子不出手,他就不会出手,反正这崆峒印他已经给他的弟子预定了,谁也抢不走,红云要把人族掌控到自己的手中,断然不会将人族交与这些人的手中。
 
    突然之间,崆峒印向女娲飞去,崆峒印乃是人族至宝,自然能够感应人族之中最有地位的人,那便是圣母女娲,在场的洪荒大能们,眼睁睁的看着崆峒印落到了女娲的手中,便知道没有戏了。
 
    人族至宝落到女娲的手中,名正言顺,谁也不能说什么,那么老子这个人教教主也不能说什么,更何况其他人了。
 
    让在场的大能震惊的事情发生了,只见女娲沉思了一番,随手一挥将崆峒印推了出去,不想要这崆峒印,但是崆峒印好像认定了女娲一样,就是拼命的向女娲飞去,而女娲也不知为何,反正就是不要这崆峒印。
 
    女娲生性喜欢清净,得到了这崆峒印之后,恐怕的日子再也不会清净了,但是正因为如此,女娲没有要这崆峒印,才导致了以后的一件事,让她不能当即解决,还等了几十年,就因为差了这三成的人族气运。
 
    “呃......”这些大能纷纷震惊,哪有至宝到了手中不要的道理,可是现在女娲就是不要,就连在旁的伏羲都在那里为女娲着急,心中骂自己这个傻妹妹,就算你不要,你先拿了,在给哥哥不就好了吗?
 
    其实女娲何尝不是这样想的,但是崆峒印乃是人族至宝,只有与人族有关的重要人物才能掌控。
 
    “本宫喜欢清净,这崆峒印着实不适合本宫,各位道友还是各凭本事吧!”女娲说道。
 
    女娲虽然是这样说,但是却没有人动,毕竟中间还有着老子圣人,女娲之所以不直接说给老子,便是想恶心一下老子,让他知道人族的主人是谁。
 
    老子也知道女娲的想法,但是却没有与女娲计较这个,在他的预算中,这崆峒印非他莫属,得到了崆峒印之后,老子会让女娲知道谁才是人族的主人。
 
   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们知道,谁都不是人族的主人,只有人族自己才是人族的主人,红云瞬间出手,五层的空间法则领悟,让崆峒印没有丝毫反应之下落到了红云的手中。
 
    “道君你这.....”老子与女娲同时看向红云,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后,也都看向红云,不知道红云这是何意。
 
    “你们这些圣人自称最接近天道,却看不出这崆峒印的归属吗?”红云看着这些人说道,语气之中充满了恨铁不成钢的神色。
 
    在红云后面的敖良辰知道了红云的想法,瞬间便知道了红云要做什么,顿时嘴角不知觉的抽搐了一下。
 
    其他大能听到红云的话,顿时一阵郁闷,都腹诽道:我们虽然不知道这崆峒印的归属是谁,但是知道绝对不应该是你红云老祖。
 
    “道君还请将崆峒印拿出来,这乃是人族至宝,自然不能落到外人之手,道君虽然功德无量,但是却与人族没有什么关联。”老子看向红云说道,现在红云将崆峒印拿走,要数最着急的莫过于老子了,不出意外的情况下,这崆峒印是非他莫属的,可是现在突然杀出来红云这尊大神。
 
    红云一听老子的话,顿时脸色变了,变得凌厉起来,扫视了诸人一眼,每一个被红云看到的都感到一阵心悸,旋即,红云冷声说道。
 
    “老子道友是在说贫道与人族没有关联是吗?那么贫道问你,是谁为人族找的生养之地?又是谁派出门人守护人族?又是那位在人族被供奉为道尊?难道是老子道友吗?”
 
    红云的脸冷了下来,凌厉的语气充满了煞气,顿时整个首阳山都风云变色,一股阴煞之气不知觉的升了起来,让一些准圣大能都感觉到有些寒冷。
 
    “这....”老子顿时哑口无言,就连女娲也说不出什么,红云的三问,都是红云自己本人,红云虽然没有掌控人族的气运,但是却与人族有着一丝练习,而人族更是长期供奉红云,尽在女娲之后,比之老子都要靠前。
 
    红云的尊号,在人族便是道尊,这可是无上的称呼,要知道洪荒只有盘古大神才能配得上这个称呼,而现在人族却呼喊红云为道尊。
 
    “可道君并非是人族的气运掌控者,这人族的至宝,道君不好拿吧!”女娲这时候也说到,但是这时候女娲的语气也很柔和,毕竟这时他才想到,红云的声望在人族非同小可。
 
    “谁说贫道要这崆峒印,这崆峒印虽然好,但是还不如贫道的法眼,一件只能凝聚人族气运的至宝而已,最多也就发挥先天至宝的威力,贫道的手中也不止一件先天至宝,哼。”红云不屑的说道。
 
    敖良辰看着红云,心中好笑,知道红云开始打脸,这个时候,是他出场的时候了。
 
    “一个无用的法宝而已,我师尊还看不上这些,在我大罗金仙的时候,师尊便一件赐予我极品先天灵宝了,哼哼,无用至宝。”敖良辰此时也表现出来的不屑。
 
    顿时,一众大能听到敖良辰的话,才想起起来,红云可是富得流油,自然不会因为一件法宝丢了自己的脸面,旋即都看向红云,想看到到底为了什么。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三十六章崆峒印之争
 
    红云拿着手中的崆峒印把玩了起来,看了看下方的四个大字“人定胜天”,红云感觉这这个,崆峒印与传说中的或许不一样,人族虽然是天眷之族,受天道的眷顾。
 
    但是这四个大字明显有些大逆不道,人定胜天,这岂不是说,只要人族齐心合力,连天道都不惧,很显然,天道是不会孕育这等叛逆之物,但是人族有事天道之下女娲造出,这就有些说不通了。
 
    突然,红云的脑海中灵光一现,瞬间想到了一个解释,但是却没有再接着想下去,而是赶紧掐灭了心中的想法,红云不想给你自己找麻烦,他现在还不能往那个方面去想,一想便会生出感应,到时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。
 
    看着在场的众多大能,都是疑惑的看着红云,尤其是老子,更是着急的盯着红云,希望红云能给出合理的解释。
 
    “崆峒印之上有四个道文,为“人定胜天”,这其中的寓意不用贫道解释,这崆峒印只能为人族之人掌控,至于诸位道友还是断了这个想法。”红云拿着崆峒印玩味了看着这些大能,笑道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所有的大能都明白了过来,红云的意思在明显不过了,这是想把崆峒印留个三位人祖啊!虽然不知道了红云的想法,但是他们都没有反对的意见,比较他们都晓得,这崆峒印是不会落到他们手中了。
 
    顿时,这些大能都看着红云与老子,崆峒印最后定会落到这两方势力之一,不过现在来看,落到老子的手中面较大,比较老子这边有三位圣人,而红云这一方只有敖良辰这一个圣人,至于红云,他们也不知道具体什么境界,就算是圣人那也只有两个圣人,三对二,局势很明显,都不看好红云。
 
    “红云道友未免有些强词夺理了吧。”原始看向红云阴深的说道,身上的气势猛然发出,向红云压去,但是面对原始的气势,红云没有一丝的不适。
 
    红云没有说什么,在红云后方的敖良辰向前踏出了一步,将原始的气势接下,旋即敖良辰身上的磅礴气势向原始压去,顿时两股属于圣人的威压,相碰到了一起。
 
    “轰......”一声巨响,顿时,那些圣人威压的余波,向四周扩散而去,一时之间,所有的准圣大能都连连后退,这个时候,就可以体现出准圣与至圣的差距。
 
    原始岂能受的这等气,他是何等自傲之人,敖良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这么说他,原始当即脸色变的深沉起来,看向敖良辰的眼中充满了怒火,顿时向前走了一步。
 
    “龙皇你当真以为你成为了圣人就是贫道的对手,今天便让你看看什么是盘古正宗。”原始最终忍不住了,对着敖良辰一声大喝。
 
    敖良辰也不是那种妄自菲薄之人,只是在红云的跟前才会收敛,比较敖良辰脾气暴躁可是在洪荒出了名的,不是一次两次的一言不合就出手的事情。
 
    “看来今天说不得到要做过一场了,也让本皇看看道友手上的手段是不是真如嘴上的那般厉害。”敖良辰看向原始,冷笑了一声,走了出来。
 
    敖良辰走出来之后,并没有等原始说什么,而是看了一下红云,见到后者点头,旋即便向混沌飞去。
 
    当敖良辰离开之后,众人皆是看向原始,这敖良辰已经将军了,直接前往了混沌,就看原始敢不敢去了。
 
    “哼,无知小儿,既然红云道友管教不行,那贫道就代道友好好管管你这弟子。”原始这个时候还不忘占口头上了便宜,话语之中的口气,端是不小,让红云旁边的蚊道人当即一怒,却是被红云拦下,比较蚊道人可不是圣人的对手。
 
    突然,红云哈哈大笑了起来,不怒反笑,看向原始玩味道:“只要原始道友能管教我弟子,贫道自然不会说什么,还要好好感谢你一番,若是被我那不争气的弟子伤了,可不要来找贫道抱怨.....哈哈...”
 
    “你....哼..”原始冷哼一声,不再看红云,而他身旁的老子则是看向原始,点了点头,意思便是让原始前往混沌与敖良辰做过一场,毕竟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,原始若是不去,那么三清的脸面就算是彻底的丢完了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